第三组广告
易优模板库
共展蓝图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公开 > 工程信息
奥密克戎毒株三种新亚型扩散流行,全球新一轮新冠疫情将来袭?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魏笑 深圳报道奥密克戎毒株不断变异重组令人担忧。

近日,南非新冠病例激增,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在日内瓦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奥密克戎毒株的两种亚型BA.4和BA.5是主要原因;此外,美国还报告了该毒株的另一种新亚型BA.2.12.1导致感染病例上升。

面对传播速度更快的奥密克戎变异毒株,据参考消息报道,一名美国政府高官5月6日说,如果国会不为开展疫苗接种和病毒检测拨发新资金的话,白宫当前就要为今年秋冬季出现一波可能导致多达1亿美国人感染的新冠疫情做准备。

上述预估染疫人数是根据美国政府咨询的外部专家所给出的一系列模型,最后得出的中位数。这意味着,届时感染新冠病毒的美国人也可能远高于此——特别是在出现新的重要变异毒株的情况下。

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JHU)数据,截至北京时间5月8日凌晨5时,美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81850636例,累计死亡病例997503例。两项数据与24小时前相比,新增确诊73076例,新增死亡236例。

实际上,自2021年11月出现以来,奥密克戎毒株始终在不断变异重组,包括早期的BA.1、BA.2、BA.3,新近出现的BA.4、BA.5和BA.2.12.1,以及BA.1与BA.2的重组毒株XE等。

值得注意的是,5月2日,北京大学前沿交叉学科研究院教授谢晓亮团队在生物医学预印本网站bioRxiv发表文章,研究发现,上述3种新亚型毒株都具有刺突蛋白上的L452突变,可以逃避由BA.1亚变体感染诱导的体液免疫。另外,与BA.2亚型毒株相比,BA.2.12.1、BA.4和BA.5对3剂疫苗接种者血清的免疫逃逸也有所增强。

深圳市首届疫情防控公共卫生专家组组长、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院长卢洪洲教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病毒存在就是为了复制,只要复制,随机变异是基本规律。未来是会往传染性更强、毒性更强的方向变异,还是更弱、更微毒的方向变异都是未知的。

由此可见,新冠病毒刺突蛋白区域的不断突变给疫苗和药物研发带来挑战,也给国外群体免疫政策带来考验。

三种新亚型传染力或更强

当地时间5月7日晚,南非国家传染病研究所发布数据显示,过去24小时,南非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8524例,阳性检出率达到了31.1%,为今年以来的单日最高值。

近日,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在日内瓦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奥密克戎毒株的两种亚型BA.4和BA.5是南非最近病例激增的原因。

流行病学家法斯瓦纳·玛夫亚也表示,南非可能已经进入了第五波疫情,新发现的奥密克戎变异毒株BA.4、BA.5,可能具有更强的传染性,极有可能成为新一波疫情高峰的主导者。

值得警惕的是,奥密克戎变异毒株BA.4、BA.5正在向其他国家蔓延。当地时间5月8日,新西兰卫生部门表示,一名从南非入境新西兰的旅客已被证实感染了奥密克戎BA.5变异毒株。这是新西兰首次发现奥密克戎BA.5毒株感染病例。

新西兰卫生部数据显示,截至5月8日,该国累计确诊新冠病例986261例,全国7天平均日增确诊病例数在一个月前下降后,近期又重新升高。专家认为,这与政府大规模放松防疫要求和病毒新变种输入的时间点基本吻合,不排除在今年南半球进入冬季时迎来下一波新冠感染高峰的可能性。

南非夸祖鲁·纳塔尔大学病毒学家图里奥·奥利韦拉指出,BA.4和BA.5似乎比BA.2更具传染性,这两种新变体在允许病毒逃避免疫的谱系中发生突变。预计它们会引发新一轮感染浪潮,并且可能突破某些疫苗的保护效力。

谭德塞指出,确定BA.4和BA.5亚型是否会导致更严重的症状虽还为时过早,但它们是新冠疫情还没有结束的另一个证明。

自南非科研人员报告新冠病毒奥密克戎毒株的新亚型BA.4和BA.5之后,美国报告了该毒株的另一种新亚型BA.2.12.1导致感染病例上升。

BA.2.12.1是新冠病毒奥密克戎亚型变异株BA.2的后代,目前正在美国迅速传播。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数据显示,截至4月23日的一周,BA.2.12.1亚型毒株导致的感染病例已占全美确诊病例总数的近30%。在美国东北部一些区域,BA.2.12.1已超过BA.2成为主要流行毒株。

美国纽约州公共卫生官员警告称,BA.2传播力至少比BA.1高30%,而BA.2.12.1被认为比BA.2的传播力还要高23%-27%。

美国CDC主任萝谢尔·沃伦斯基日前也表示,BA.2.12.1的传播性可能比BA.2强25%。科研人员正研究该亚型毒株对新冠疫苗有效性的影响。

世卫组织表示,基于目前有限的数据,BA.4、BA.5和BA.2.12似乎比BA.2更具增殖优势,但尚未发现它们在致病严重程度或临床表现上的差异。

值得注意的是,5月2日,北京大学前沿交叉学科研究院教授谢晓亮团队在生物医学预印本网站bioRxiv发表文章,研究发现,上述3种新亚型毒株都具有刺突蛋白上的L452突变,可以逃避由BA.1亚变体感染诱导的体液免疫。

另外,谢晓亮团队的研究数据显示,与BA.2亚型毒株相比,BA.2.12.1、BA.4和BA.5对3剂疫苗接种者血清的免疫逃逸也有所增强。

总体来看,Omicron的持续进化给群体免疫带来了重大障碍,这表明 BA.1衍生的COVID-19疫苗可能不是最佳选择。

实际上,自2021年11月出现以来,奥密克戎毒株始终在不断变异重组,包括早期的BA.1、BA.2、BA.3,新近出现的BA.4、BA.5和BA.2.12.1,以及BA.1与BA.2的重组毒株XE等。

作为BA.1与BA.2的重组毒株,奥密克戎XE变体结合了BA.1和BA.2变体的特征,于1月19日在英国首次被发现。

奥密克戎XE变体的进化证明了新冠病毒会持续适应新环境。目前的数据显示,许多人在十天或更长时间内持续检测呈阳性,不同于奥密克戎病毒通常显示的六七天,这意味着XE变体在原先传播速度更快的特性以外,还有驻留人体内的时间更长的特点。

英国帝国理工学院病毒学家温迪·巴克利警告称,除了常见突变外,新冠病毒还会通过重组快速演化。如果奥密克戎变异株与其他新冠变异株发生重组,有可能产生既能免疫逃逸又能导致更严重疾病的毒株。因此,未来有必要持续监测新冠病毒变异株。

群体免疫不可取

卢洪洲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新冠肺炎病毒还在持续变异当中,且变异方向十分随机。病毒存在就是为了复制,只要复制,随机变异是基本规律。未来会往传染性更强、毒性更强的方向变异,还是更弱、更微毒的方向变异都是未知的。

对病毒变异的方向,卢洪洲表达出担心,已经有29种野生动物可被新冠病毒感染。野生动物感染后,变异后的病毒又重新传回给人类,毒性和传染性都可能增强也可能减弱。新的变异病毒极有可能导致再一次的大流行。

为何奥密克戎毒株会不断进化变异?世卫组织专家指出,奥密克戎的基因多样化表明新冠病毒持续面临自然选择压力,企图适应其宿主和环境。

据悉,目前新冠病毒的突变主要发生在刺突蛋白区域,刺突蛋白是新冠病毒感染人体的关键。新冠病毒通过表面的刺突蛋白与人类细胞受体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结合并侵入人体。新冠疫苗和既往感染产生的重要抗体也都是附着在新冠病毒刺突蛋白与ACE2结合的位点上,才能起到中和病毒的作用。

卢洪洲表示,研究表明新冠病毒在免疫选择压力下具有很强适应和进化能力,自然感染和传播过程中其刺突(S)蛋白出现的碱基突变、缺失、插入能够显著增强其免疫逃逸能力。因此,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些关于新出现的突变株能够逃逸疫苗接种或者自然感染诱导的中和抗体反应相关的报道。

世卫组织指出,作为一种高度分化的变异毒株,奥密克戎的刺突蛋白上有26至32个突变,其中一些与体液免疫逃逸潜力和更高传播性有关。

因此,新冠病毒刺突蛋白区域不断突变给疫苗和药物研发带来挑战。谢晓亮团队研究显示,与BA.2亚型毒株相比,BA.2.12.1、BA.4和BA.5对3剂疫苗接种者血清的免疫逃逸增强,尤其是对BA.1毒株感染康复者的血清逃逸十分显著。

2022年5月1日,曾第一个报道了Omicron突变株血清学特征的非洲健康研究所(AHRI)Alex Sigal团队在medRxiv发表的一篇Omicron最新亚型论文,首次报道了Omicron BA.4和BA.5亚型的血清学预印版数据。

研究发现,未接种过疫苗的Omicron第一波BA.1感染者血清对于BA.1的中和活性FRNT50为275,对于BA.4为36,对于BA.5为37,下降了7倍以上;接种过BNT162b2或者Ad26.COV2.S,再发生BA.1突破性感染后的患者血清对BA.1的FRNT50为507,对BA.4为158,对BA.5为198,下降3倍左右。

美国微生物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病原微生物研究所所长姜世勃教授此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的疫苗主要是通过受体结合结构域(RBD)上的中和抗体位点诱导中和抗体反应,其抗体也多是通过与RBD结合而发挥保护作用。因此RBD一旦变异,疫苗的保护效果就会变差或完全无效,这也是目前很多疫苗对奥密克戎变异株的有效性降低的主要原因之一。

卢洪洲指出,因为病毒在不断变异,且变异方向十分随机,所以坚持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动态清零政策仍十分有必要。

另外,卢洪洲指出,在对新冠确诊患者康复后的长期走访中发现,8%的病人不产生中和性抗体,而产生了中和性抗体的人,抗体的滴度很快下降,这也证明群体免疫不可取。该研究结果也得到了世卫组织的采纳。

更多内容请下载21财经APP